欢迎光临柯瑞特五金网业制品有限公司网站!

87岁山东老战士:70年前我们团占领了“总统府”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4-23 19:07

“70年前我们团占领了‘总统府’”

87岁山东老战士回忆解放南京:攻打江浦时在水沟里趴了两小时

薄云峰

扬子晚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型全媒体行动“70峥嵘记忆”的开篇报道《连夜渡江,天亮就解放了南京》在4月18日《扬子晚报》刊出后,引起读者广泛反响。昨天,山东邹城市老干部局陈军发来电子邮件,介绍了他老父亲——现年87岁的渡江战役老战士陈玉珂亲历渡江战役、解放南京的感人故事!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薄云峰

人物名片:

陈玉珂,山东省邹城市中心店镇北渐兴村人,1932年3月出生,1948年9月参加解放军,1950年1月入党。他先后参加渡江战役、金华剿匪和解放舟山群岛战斗,4次荣立三等功。1979年12月转业到邹县(现称邹城市)工作。历任战士、班长、排长、副连长、指导员、连长、团施工办副主任、主任,邹县房管所主任、房管局调研员等职,1990年离休。

现在的陈玉珂,身材依然魁梧,说起话来声音依然洪亮。

躲避敌人子弹,伏在水沟两小时冻得发抖

陈玉珂,3岁时父亲就去世了。1944年夏,邹县大旱,为了不至于饿死,12岁的他参加了国民党军队。1945年冬,他所在的国民党部队大部分基本没放一枪就在滕县被八路军俘虏。八路军的一位连长看他年龄实在太小跟不上队伍,就给了他大半袋子馍,他就回到邹县。

回家后仍然是挨饿。他又被国民党军队拉到兖州。1948年9月济南战役时,吴化文率国民党第96军2万余人起义, 陈玉珂随起义部队回到人民军队的怀抱。

1948年12月,起义部队整编为解放军第三十五军(吴化文部)开赴徐州地区。陈玉珂所在连队整编为35军104师312团3营机枪连。

1949年1月淮海战役结束,华东野战军全军休整。

1949年4月20日子夜起, 渡江战役开始。35军归第八兵团指挥,任务是对南京国民党守军进行钳制和阻隔。21日,35军进攻江浦、浦镇、浦口。

江浦扼守江北,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国民党守军在江浦老县城的外围阵地,四周构筑高约7米、宽约3米的城墙,城墙上密布着明暗火力点。经过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,我军歼敌二千余人,夺取江浦。21日清晨,104师攻克江浦县城。

解放江浦县时,陈玉珂被编在连突击队,跟着副连长当通信员,战前侦察时有过惊险一幕,时隔70年他依然记忆深刻。

当时他和战士们在匍匐前进时,突然前面传来“嗖嗖”的枪响,几颗子弹从他们身边飞过。“遭遇敌人阻击,只能以静制动”。他和战友们借着前面沟渠形成的天然屏障,趴在水沟里近2个小时没敢动。直到后方解放军的炮兵和重机枪火力,明显压制住了敌人,敌人放弃阵地逃跑时,陈玉珂和战友才爬出水沟。这时,他们都已浑身湿透,冻得发抖。

35军104师首先渡江,很快占领下关

4月21日,35军包围了浦镇。敌人进行疯狂反扑,坦克、装甲车一齐向35军冲击。经过一整夜战斗,35军战士夺取平顶山、大顶山和二顶山等制高点和其他重要阵地。

22日晨,敌人害怕被35军全部消灭,慌忙向浦口方向逃跑。35军兵不解甲,马不卸鞍,一刻不停地向浦口方向追击。23日上午,各师抵达浦口江边,敲开了从正面进攻南京的大门。

总前委根据南京国民党守军撤退情况,采取相应措施。由于原定接管芜湖、南京的陈赓第四兵团尚在江西湖口和安徽望江地段,转到南京需十多天时间。总前委决定,改由第八兵团担任南京城防任务,而35军离南京最近。

23日傍晚,前方侦察员获悉,南京守敌和“国民政府”已在一夜之间撤离南京。在南京的正面,更大规模的渡江开始了。步兵第104师首先渡江,先渡过的一个加强营很快占领了下关码头、发电厂。接着,该师两个步兵团数千名指战员渡江,占领了狮子山、紫金山、中山陵和孝陵卫。

该师第312团特务连进占了蒋介石的“总统府”!第103师在长江浦口段的上游渡江,登岸后迅速抢占清凉山、水佐岗、五台山等制高点,控制了市区中心。第105师则向新街口、中山门挺进,直至汤山。在从中山门外的东进过程中,围歼敌暂编第四师,俘敌4000余人。

第35军各师完成了既定任务后,转入戍守南京、肃清残匪、维持治安的工作。

最怀念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

今年4月23日,是渡江战役70周年纪念日。陈玉珂老人感慨道,自己年岁大了,腿脚不便,不能回到自己曾经战斗的地方——南京的长江两岸去看一看。南京的变化一定很大,就像毛主席说的“虎踞龙盘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”!如今,过着幸福晚年生活的他,总是无限感慨——自己是战争的幸存者也是幸运者,在包括渡江战役在内的所有战斗中,为了人民的解放而牺牲了自己宝贵生命的战士,才是我们永远应该铭记和感恩的人民英雄!

(感谢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李天逸对本文的贡献)

上一篇:“互联网 教育”为教育者减负 推动教育高质量

下一篇:没有了